保障書生議政權力 遏制庸昏濫權

保障書生議政權力 遏制庸昏濫權

(圖/本報系資料照)

洛金娅 小说
机动战士高达SEED FRAME ASTRAYS
最近咲夜小姐有点冷

書生議政往往不識時務、不得要領、不懂變通,甚至迂腐討厭,但它卻不可或缺,因爲書生講的是目標和方向,沒有他們,爲政者的短期成功非常可能釀成長期紊亂和災難。爲政者講權衡利弊,書生講是非對錯,兩者就像方向盤和指南針一樣,相輔相成、相得益彰。如果兩者缺一,則要麼迷失方向,要麼撞在牆上。 有次我去參加一個管理部門的會議,與會的另外一位著名高校教授說,你們管理部門什麼都不做比做什麼都好。這是自由主義經濟學派的名言,在這個會議上的引用顯得非常不合時宜,因爲他幾乎全盤否定管理部門的工作。所以把他懟回去,以後永不再請亦不爲過。我爲緩解尷尬說,你我不在第一線,不知道實操的艱難,所以不可以簡單地否定管理部門的工作。但是,我知道他不合時宜的話也是在提醒和告誡所有的管理者,對經濟最好的干預就是不干預,即便已非干預不可,也要牢牢記住,所有的干預都屬不得已,都是爲以後的不干預做鋪墊,經濟才能走向合理的方向。

經濟學諾獎的得主佛裡德曼說過四種情況,用自己的錢請自己吃飯,既要節約又要開心;用自己的錢請人家吃飯,只要節約不要開心;用人家的錢請自己吃飯,只要開心不要節約;最糟糕的是用人家的錢請人家吃飯,既不要開心,也不要節約。可見「用自己的錢請自己吃飯」最爲節約和審慎,所以不需要干預。「用人家的錢請人家吃飯」最易糟蹋和貪腐,所以非干預不可。在沒有實現「用自己的錢請自己吃飯」之前,說什麼不要干預,就是完全不合時宜的書生之見。如果推行干預,能有效地遏制糟蹋和貪腐,則認爲沒有必要推進「用自己的錢請自己吃飯」的改革,這就是迷失了方向。

合理的選擇是既聽取書生之見,又積極進行干預,目標是爲了將來的不干預,而干預只是爲了贏得時間,做好「用自己的錢請自己吃飯」的準備。如果爲政者擁有很大的權力,爲了保障干預的落實到位,就難免要不識時務的書生噤聲。但爲政者也失去可以修正自己政策操作的座標,以及且行且調整的明智,等到哪天意識到出問題時,驚回首,陷地三丈三。

所以非常需要聽任書生不合時宜的聒噪,不是因爲它的正確,而是因爲它的不合時宜;不是要照它的做,而是用它作調整的參照,只有不合時宜才能作爲調整的座標,才能表現合時宜是對座標的背離。固然「築舍道旁,三年不成」,非議聲太大,影響信心,干擾決策,但比較沒有參照的調整,難免產生錯誤決策,豆腐渣工程,這是種代價是值得和必需承受的。

如果只是在功利層面上證明書生議政之不可或缺,那麼在非常高明、穿越時代的決策面前,所有書生的議政勢必是愚蠢的干擾,讓他們閉嘴則最符合功利的選擇。這不能不是外國發展更快的重要原因,因爲他們的議政不是功利的權衡,而是權力的維護,是克服人類權衡智慧有限性的高明。他們說:我完全不同意你的觀點,但我將誓死捍衛你說出這種話的權力。

保障了這種權力,就是阻斷方向盤取代指南針的可能,避免每次干預的小勝累積成方向的迷失。因爲產生高明決策的概率很小,但指荒謬爲偉大,批真知爲異端的荒誕卻不絕於史。所以需要保護荒謬的書生議政權力,它在干擾英明決策的同時,也遏制了庸昏之招的濫權折騰。有鑑於高明決策不常有,庸昏之招常難免,所以書生的荒謬議政干擾1個高明造成的損失要遠遠小於聽任100個庸昏之招的不能及時糾偏。(作者爲大陸大學教授)

站到更高起点 挺起中部“脊梁”

桃園房市亮點!信義房屋曝四大推案熱區

SKIP‧BEAT!华丽的挑战

时论广场》台南帮竟成弹劾禁区(桂宏诚)

出国刷卡要看清 避免误入DCC陷阱

不眠之夜